Aquarius.

我滴好盆友!@北茗落阳sun
TFboys团偏王源,TF家族团偏马嘉祺,易安音乐社团偏林墨,凯源千宏党,易安屠夫乱炖党,不喜勿喷

感觉紫宁小姐姐跟芳芳长得有点像诶
自我感觉自我感觉
截图废bhys

公司的脑袋是被狗啃了吗???
从出道人选到团名到应援色再到应援口号
时代峰峻C位出殡

啵啵五周年快乐啊♥♥♥
十年之约已过半,我们等橙海猖狂

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千宏文被我手滑删了啊啊啊啊啊啊!

【全员cp(我萌的)向】请关爱单身狗谢谢

还有一只大型水生哈士奇单着等你们承包哦🌚🌚🌚

“狗蛋儿!我困了!”晚上11:00,丁程鑫练歌练的有点烦躁,顺势往地下一坐,喊了一声旁边练舞的马嘉祺。

“阿程你叫我狗蛋儿我真的笑不出来……”

“好的小火柴。”丁程鑫突然乖巧,坐在地上大眼睛blingbling的。“我想睡觉……但是我还没练好……”

“好了好了我们不练了,回去了啊。明天我们早点来,我指导你练歌。”马嘉祺心一软,轻声细语地哄起了丁程鑫,背起丁程鑫,关了教室的灯,准备回房间。

丁程鑫趴在马嘉祺背上,把脸埋下去蹭了蹭,低低的笑起来。

马嘉祺感受到背上人的好心情,也无奈的笑笑,把他又向上托了托。

最喜欢你了啊。
我能感知到的。

在教室角落被马丁二人忽略且差点被锁在教室里的宋文嘉表示:
呵,这酸爽。

在一个普通的半夜两点,贺峻霖失了眠。

尽管他已经把翻来覆去的声音尽力降到最小,但张真源还是立刻从梦中蹿了出来查看贺峻霖的情绪。

“怎么了?还不睡啊?”张真源迷迷糊糊地问贺峻霖。

“嗯……睡不着了。”贺峻霖抓抓头发,答道。

张真源向贺峻霖招招手,“过来,我哄你睡。”

贺峻霖也不扭捏,从一个被窝钻进另一个被窝只花了两秒。

张真源迷迷糊糊地把贺峻霖搂在怀里一下一下拍着,低声唱起了摇篮曲。贺峻霖在张真源怀里蜷成一只小兔子,和张真源的呼吸迅速达成一致后沉沉睡去。

张真源睁开眼,揉了揉贺峻霖的头发,又吻了吻怀中人的眉眼,紧了紧手臂也渐渐睡着了。

陈玺达在另一个单人床上面无表情的翻了个身背对两个人。
张真源浪遍十八楼,终于也是栽在了一个人身上。
但是可不可以不要在我面前虐狗啊喂!
大半夜的!

(非cp向)•

李天泽应该是第一个走进了陈泗旭的审美世界的人。
看好是审美世界。

两个人一拍即合准备大闹天宫啊不,是大闹化妆间。
于是贴在化妆间门上的“陈泗旭禁止进入”上又加了一个名字。
即便如此还是没能挡住两个小伙子向巴啦啦小魔仙的世界前进的脚步。

悄悄告诉你们,整个十八楼,从丁程鑫到刘耀文,无一幸免的获得了优雅组的专属妆容。

宋文嘉作为一个东北大老爷们儿,被画成这样时,心里绝对是崩溃的。
敖子逸作为一个“不穿红色”的钢铁直男,同上。

陈泗旭和李天泽看着他们打下的江山,对视一眼,满意的拿起了口红。

化妆师os:我的口红嘤嘤嘤qaq你们根本就不知道它的价值嘤嘤嘤

当真假幺儿组吵架的时候,遭殃的一般都是多灾多难家长组。
刘耀文找丁程鑫,宋亚轩拖着马嘉祺,一般来说,马丁二人组此时连话都说不上。

没办法,弟弟嘛,只能宠着。
宠个鬼啊!简直不要太过分好嘛!

于是,当文轩再次齐刷刷站到坐在一起的马丁面前时,两位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家长瞬间非常一致的表达出了自己的意愿:
你们吵架不要打扰我们的正常生活我们也要谈恋爱的!

即便如此,靠山还是要找的。
于是第二人生两组兄弟再次重聚。
敖子逸&陈玺达:为什么是我们?!
刘耀文&宋亚轩:因为你们单身啊。

宋文嘉:突然庆幸自己存在感低233

第二天,十八楼的每个教室门上都贴上了标语:

关爱单身狗,人人有责。

署名:宋文嘉&敖子逸&陈玺达

“他们贴标语为什么不带我和泗旭?”来自李天泽的疑问。

“emmm大概是因为你们两个成天泡在化妆间。”来自路过的源霖二人一针见血一语中的的回答。

END.

番外.

“老弟你就不想脱单吗?”某日,身心被严重伤害的敖××先生向宋××先生提出了一个疑问。

宋××先生思考半晌后回答:
“我有锅包肉就够了。”

第二天。

“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女朋友。”
下附一张火腿肠图片。

来自敖子逸朋友圈。

【凯源】控制狂(短篇完结)

其实这是一个715贺文。

01.

今天是十一月八日。
王源的生日。
王源常年不在家的父母依旧不在家。

房间内一片黑暗,桌上的手机微微振动,亮了起来。
“生日快乐,你家的装修风格很好看,蛋糕放在门口了。”

本来应该是温馨的祝福短信,却让沙发上的人浑身一抖。

02.

这是王源收到陌生短信的第五个月了。
第一条短信是七月十五日的,只有四个字。

“早安,源源。”

接下来,每天他都会收到短信,字数越来越多。

“早上好,记得带一盒牛奶去学校。”
“上学辛苦了,写完作业早点睡觉,晚安。”
“早安,今天有点冷,多穿一件外套。”
“今天你校服外套里面的卫衣很好看,我也去买了一件。”
“老师又拖堂了吗?今天到家晚了,赶快吃饭,晚自习别迟到。”
“今天周末,约了同学去玩吧?早点回家,别忘了写作业。”

每天都有的短信,几乎快要压垮王源的神经。
可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告诉父母,更没有报警。

03.

“喂王源!”王源肩膀一沉,从恍惚中惊醒过来。侧头一看,拍他肩膀的是王俊凯。
“啊……怎么了?”
“你最近没事吧?感觉你每天都恍恍惚惚的。”
“哦……我没事,可能最近没休息好吧。”王源努力扯出一个微笑。
“哦,好吧,睡前喝牛奶有助于睡眠,你试试吧。”王俊凯点点头,关心了一句。
“嗯嗯。”王源点点头,“走吧走吧上课了。”
“啊好,一起走吧。”王俊凯答道。他跟在王源后面,目光落在王源的裤脚上。

04.

“到家了吧?你今天穿的裤子有点长,拿去改一改吧。”

05.

王源放学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看到了一个本不应出现在这里的人。
王俊凯。

王源喊了一声他,又冲他挥了挥手,走了过去。
“王源?”王俊凯反倒是一脸疑惑。“你怎么在这?”
王源笑出了声,“我家在这啊。我还想问你呢,你家不是在那边吗?”
“小莉想喝这的奶茶,我就过来买了。”王俊凯笑笑,晃了晃手里的奶茶。
王源点点头,表示了解,“哦,那我也回家了,拜拜。”
“嗯,拜拜。”王俊凯也道了个别,便转过身向另一边走去。
王源看着他的背影,眯了眯眼睛。
“凯莉?她不喜欢甜食吧……”

06.

王源从沙发上起来,瞥了一眼手机短信,把目光投向了正从防盗门一点一点努力塞进来的生日帽,眸色一深。
他走过去,看着塞进一半的生日帽,伸手一拽,把它拽了进来,然后一把推开了门。

王俊凯站在门口,一瞬的慌张,转眼又换上了一脸笑意。

“是你。”
“为什么。”
不是问句。

07.

我喜欢你啊。
这是王源失去意识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08.

其实我也是。

09.

王源看着王俊凯拎着奶茶晃晃悠悠走着的身影,掏出手机。
一片地图上,一个绿点原地不动,另一个蓝点朝相同的方向移动着。

10.

就控制你这个控制狂。

今天是你离开时代峰峻两周年了。
希望你能快乐,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
如果想回来,不需要担心,我们永远在你的背后。
如果想过平常人的生活,那我们也绝对不会去打扰你,只希望在你的记忆中会有我们的一席之地。
南岸少主刘志宏,我们江湖再见。
💛💛